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法哲的博客

重新认识我们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做过工,开过荒,教过书,扛过枪,当过干部仍在党,现任公司董事长。业余以探索天地人和谐之道为乐!

网易考拉推荐

(网摘连载5)九亿神州有柱石  

2009-03-03 21:30:48|  分类: 中华民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法哲按:改革开放30年了,绝大部分中国人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在享受太平盛世的同时,不要忘记30多年前祖国大地曾经经历过一场翻天覆地的政治剧变。就在这场剧变前夕,九亿中国人民曾经面临过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关头,每个有头脑的中国人,无不由衷地担心: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为了再现当时中南海的部分内幕,从今天起陆续转载熊蕾的文摘《1976年华国锋和叶剑英如何联手》,以飨读者。周法哲对部分标题作了改编。

转眼一个月过去。传来的消息,毛主席的身体时好时坏,反反复复,但是已经不能讲话了。党内的局势,依然表面上云山雾罩,下面却暗流汹涌。

7月28日,唐山地震。当天下午,叶选基来告诉熊向晖,叶帅已经和华国锋见过面——具体时间他没有讲,想来是7月间的某一天。

选基说,叶帅见过华后,说熊向晖“说得对,看得准”。叶帅说,华很稳重,应该支持。

叶帅要约个时间和熊向晖面谈。8月15日下午,熊向晖得到叶帅通知,到西山他那里见面。

地震之后,北京家家户户都搭起防震棚。叶帅那里也没有例外,院子里一东一西搭了两个帐篷,叶帅在东边那个帐篷里办公会客。

叶帅对熊向晖说:你对华国锋看得对。

叶帅讲了7月1日政治局开会研究毛主席病况的事。当天近夜时分,叶帅接到通知去参加这个会。极左派们,主要是江青,起草了一个下发各省部委关于毛主席病情的通知,其中说,毛主席病情比较稳定,不久就可以康复,主持工作。汪东兴反对写这句话,叶帅也认为不能用这句话。这就和江青他们发生了争论。争到凌晨一点,一直没吭声的华国锋说话了:争得差不多了吧?散会。叶帅有些纳闷。可等到叶帅看到那天凌晨两点钟发出的电文,乐了。他不同意写进去的那句话,电文里没有。

叶帅说,我经过观察了解,这个同志确实好,应该支持。我已经告诉王震了。

这之后,叶帅决定去见华国锋。他跟熊向晖详细讲了见面经过和他们谈话的内容。

打电话联系的时候,叶帅说,我想看看华总理。

华国锋说,我应该去看叶帅。听说叶帅患病,我也不好打搅。

叶帅说,你忙,还是我来看你。

争了半天,最后还是叶帅说服了华,去看他。因为叶帅觉得华出行的目标比他更大,还是他去华那里更为妥当。

华国锋住的地方,车不能开进院里。叶帅到时,华已经等在门口——那时候还没有手机对讲机什么的,华只能估计时间提前在门口等。这个举动,令叶帅很欣慰。华国锋亲自为叶帅打开车门,然后扶着他走进院子,到客厅就座。

叶帅对华国锋说:你现在担子重啊!我年老有病,帮不上你什么忙,很惭愧。

华国锋说:您是九亿人民的元帅,怎么能这样讲啊。主席让我挑这个担子,我负担很重,推辞不了,只有兢兢业业。因为怕影响叶帅养病,所以没有打搅。今后还望叶帅指点。

一句“九亿人民的元帅”,颇让叶帅动容。

寒暄之后,叶帅问了华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你现在治国的方针是什么?

华说:举一纲抓两目。举一纲,是阶级斗争为纲;抓两目,就是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安定团结。

在那个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年代,提出“阶级斗争为纲”,是势在必然;而提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和安定团结,却常常被认为是右倾。

听华这样讲,叶帅说,好。

第二个问题是:周总理逝世了,董老、朱老总也都逝世了,中央人事安排你怎么考虑?

华说:除非主席有指示,人事问题一概不动。

叶帅说,好。——要知道,当时极左派们正在紧锣密鼓,要从上海向中央各部委的领导岗位安插人员,人事问题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华明确提出人事问题一概不动,叶帅说“好”,是由衷的。

华国锋向叶帅请教应该注意的问题。叶帅告诉他,要注意民兵。解放军的传统是,指挥只能是一个,不能多中心。——当时军委还在老帅们的掌握之中,四人帮动不了军队,正在抓紧搞民兵。

叶帅对他和华国锋的这次见面和谈话,非常满意。他觉得华说话做事很得体。他对熊向晖说,毛主席一下子把华国锋提为中央第一副主席,这是“非常之时,非常之人”,“还是毛主席巨眼识英雄啊”!——叶帅原话就是“巨眼”,而且他不止一次说过这话。

当天晚上,叶帅留熊向晖在他院中西边那顶帐篷里共进晚餐,还喝了茅台。

(摘自2008年10月《炎黄春秋》)

没有华国锋和叶剑英的联手,就不可能有粉碎“四人帮”的历史举动。记述当年这一过程的文章有很多,然而对华、叶是如何走到一起来的,却都语焉不详。其实,促成这段历史的是我的父亲熊向晖。此外还有叶帅的侄子叶选基和女婿刘诗昆。而我和家兄也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

                         ――熊蕾

(编者:周法哲2009-3-3于广东)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