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法哲的博客

重新认识我们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做过工,开过荒,教过书,扛过枪,当过干部仍在党,现任公司董事长。业余以探索天地人和谐之道为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没人要的螺纹钢  

2009-03-08 02:03:25|  分类: 人性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一批老兵服役期满要退伍了,志愿兵张春光已确定在册。但他不想走,因为他的家乡在湘西农村,回去也安排不了什么工作,只能回家种田,他觉得没有面子。

再说他的家庭条件也较差,父母体弱多病,靠着山坡上的几亩责任田苦苦撑着,但穷山恶水,靠天吃饭,一旦遇到不好的年景,种一葫芦打两瓢,又没有什么特产,真是“在那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过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

好在父母都是老实本份的农民,起早贪黑,一滴汗珠掉在地上摔成八瓣儿,再加上村子里对军属的照顾,温饱还是不成问题。

张春光娶了个媳妇叫吴淑秋,是北山冲镇子里卖肉的吴老三家的独生女,从小娇生惯养,好吃懒做,念书逃学,作业照抄,长大结婚后也没有在婆家下过一天田,就跟丈夫张春光来到部队“探亲”。

按政府和部队规定,战士甚至副营职以下干部都不可以带家属,但自从农村包田到户后,农村人自由了,许多不够随军条件的家属农闲季节也常常来部队与丈夫团聚。

吴淑秋来到部队后,才开始是按部队规定享受一个月的探亲团聚,免费吃住在部队的招待所。但超过一个月后,吃住收费就成了不小的经济负担。张春光只好找老乡开后门在部队后勤部找了一间闲置的旧平房,把妻子安顿下来,在房门外生起一个煤球炉子做饭,到连队集体宿舍里的公用水房洗锅刷碗、淘米洗菜洗衣服,也就算在部队安了一个小家。

排长、连长、指导员见了,虽然明知道不合规定,但也心照不宣。因为他们几个的家属也不够随军条件,也差不多都是这样安排的。上级首长也看到了,但法不责众,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领导开会时多次讲过要清理志愿兵家属,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就这样张春光的妻子吴淑秋和其他许多志愿兵家属一样,在部队过了一年又一年!至今女儿都快5岁了。

要说这几年吴淑秋在部队过得还算不错。特别是她来部队的第二年,张春光当了连里食堂的司务长,吃熟的拿生的,柴米油盐、鸡鸭鱼肉、瓜果蔬菜实是不缺。甚至团汽车连里志愿兵中的几个湖南老乡的“随军家属”也都没少沾光。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转眼到了该自己退伍的时候了。虽然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张春光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该找的领导都找过了,该托的老乡都活动过了,仍然还是留不下来。张春光也知道,自己小时候最讨厌念书,参军后曾经报考过两次军校,但都因为文化考试成绩太差而浪费了连队的名额,作为一个志愿兵,永远也不可能提干,离开部队是迟早的事。可一想到自己家乡湘西农村的贫穷落后和艰苦生活条件,心里就不禁感到失落和反差。

反差归反差,不平衡归不平衡,可张春光毕竟是一名军人。常言讲狗不嫌家贫,儿不嫌娘丑,家乡再穷也是家,在部队当兵只不过是大临时工,还是回家乡盖几间新房子安居乐业才是长法。于是跟妻子商量整理东西,准备托运回家。

妻子对部队的大政策也无可奈何,只不过埋怨丈夫张春光在部队捞得太少了,到现在回家连盖个房子的钱都不够,骂骂咧咧唠唠叨叨嘟嘟囔囔:“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人家都说湖南、四川养女不养男,好女人遍地都是,好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几个。我看你就是个窝囊废。”

张春光听了妻子这些唠叨,也早已习以为常,不以为然,每天照样忙碌着吃请、请吃,与战友老乡喝酒告别,跑军务、军需、卫生、组织、财务等机关部门填表格、盖公章办理退伍的一系列手续,顺便找纸箱、木箱、弹药箱,有空时整理东西装箱准备托运行李。

可吴淑秋这个湖南辣妹子,也的确巾帼不让须眉,一刻也没有闲着。除了把暂时用不着的军装军被和孩子衣服整理装箱之外,还天不怕地不怕地从连队食堂扛来了两袋东北大米,把两个盛20斤的塑料桶灌满了香油,把营房旧平房仓库里闲置的几把折叠椅、三屉桌、上下床、旧藤椅等营具都捞来缠好了草绳......忙得不亦乐乎!

在一个星明月暗的夜晚,丈夫回来了,满身酒气,吴淑秋说:“我白天看见旧平房仓库里还有一根很粗很长的螺纹钢,横在房顶人字梁的下面,好像这几年从来没有人动用过,是不是部队不要了?你说我们拿回去有用吗?”

“当然有用啰!哦――我知道了,你说的那根钢筋太长了,不好托运。”

“你就是死脑筋,不会锯成几段打包吗?”

“现在?”

“现在。”

“现在到哪里去找钢锯呀?”

“嗨!那房子里就有现成的,我亲眼看见的。”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你个窝囊废!就是要趁天黑没有人看见。”

“那么高,怎么锯呀?”

“那仓库里有梯子。”

“......”

于是吴淑秋带上手电筒,连拖带拉把丈夫拉到了那间旧平房仓库里。这排旧平房原来是营区建设初期,上级派来盖房子的工程兵部队临时为自己建的营房,毛坯砖墙,人字形房顶上盖着红色的大机瓦。大部分是一间一屋的,有山墙隔开。只有作仓库的这个屋子是两间一屋的,中间必须多一架屋梁。因为是当年施工部队的临时建筑,所以结构简单,轻便快捷。屋梁是人字形的,两根圆木顶部斜靠一起,底部分别撑在两边檐墙上方,两者之间用一根高质量的螺纹钢水平大跨度地拉紧。作仓库的简易平房当然没有吊顶装修,所以那根螺纹钢就眼睁睁地横贯仓库屋顶,似乎闲置,倒是诱人!多靓的一根螺纹钢啊!足足有七八米长。

吴淑秋打开手电筒(不敢开电灯),找到梯子靠在人字梁螺纹钢一端下的檐墙上,催促丈夫拿了钢锯爬了上去,自己在下面打着手电筒帮丈夫照明。心想等丈夫锯断了这一端,再挪梯子到另一端去锯,锯下来后再截成几段,草绳捆了托运回家,作什么不成?

“噌――噌――”,低沉的钢锯声轻轻地传出房外,又消失在偏僻的夜幕中......

五分钟过去了,才锯进去一条浅浅的沟,张春光擦了擦额头上的慌汗,回头对地面上的妻子说:“太结实了,这螺纹钢果然是条好材料!”

十分钟过去了,钢锯声还在“一声高来一声低”地继续着......

不知哪个时刻,吴淑秋的“意外”终于发生了――房顶突然塌了下来!可怜这一对年轻的夫妻,被砸在生龙活虎的营区中独有的这一片杂草丛生的“冷宫”下!直到凌晨警卫排巡逻的战士无意中发现这定格的一幕。

张春光被送往陆军某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当然不是烈士。

张春光所在部队的连长、指导员受到记大过处分。

张春光的妻子吴淑秋捡回了一条命,但两条腿被高位截肢,漂亮的脸上被缝了20多针,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医院里,从湖南家乡专程赶来的吴老三老夫妇在病房里边哭边骂女儿:“你们怎么那么傻呀?”

脸上伤口刚刚拆线还缠满了绷带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吴淑秋仍然不服气父母的指责,喃喃地说:“奇了怪了,人家明明看着那是一根没人要的钢筋嘛!”吴老三夫妇更加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作者:周法哲2009-3-8于广东)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